换了新地方的权健商铺也没有招牌。记者袁野摄

1月1日,相关部门对权健公司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家住槐荫区的赵芳(化名)看到这条消息后,把自己五年前在经一路权健自然医学养生馆办的充值卡找了出来。

当时,赵芳在朋友推荐下充值22900元用于购买保健品。充值后,工作人员多次以丰厚报酬吸引赵芳发展下线。对此赵芳非常反感,于是提出退卡,但对方多次找借口拖延,直到最后电话也不通。赵芳说:“当初办卡时说得挺好,怎么现在退款就这么难?”

朋友介绍充值了两万多

3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赵芳,说起自己在权健充值的经过,她有些懊恼。“我从2004年就接触保健品,平时也就买点吃,也没有太大的消费。”赵芳说,她买保健品时认识了一名销售,“这人和我挺投脾气,我经常在她那里买保健品,也把她当成朋友。”

2014年,这名销售开始向赵芳推荐权健的产品。“当时她说权健的保健品价格低,并且品质比我之前吃的那种好,现在充值还能享受更大的优惠。”赵芳说,只要充值,就能7折左右拿货。“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很信任她。”

2014年3月22日,赵芳跟随这名销售来到经一路权健自然医学养生馆。“这个养生馆,里面是仓库,外面是架子,架子上都是补钙补铁补锌的各种保健品,种类繁多,一旁是办公桌,大概有六七个人在这里办公。”赵芳说,不管男女老少,交钱的人很多。“我一看这么火,也就脑子一热,充值了22900元,但我当时没有买东西。”赵芳说,过了一段日子,她来附近办事,就去这个养生馆买了些权健的产品。“大概有三四千块钱,就是改善高血压、冠心病之类的保健品,这些保健品我也没敢吃,最后都过期扔掉了。”

办卡后多人让其发展下线

记者注意到,赵芳办的储值卡上写的是经销商储值卡。“我充值后,整整一个团队的人都在鼓励我发展下线。”赵芳说,只要拉来一个会员就有提成,她花的两万余元,拉不到10个会员就可以全部挣回来。“发展到足够多的会员就能升级,最后甚至可以免费使用一些产品。”

“开始时我还不能接受,不相信这个产品,因为在2014年权健还不够出名。我忘记具体时间了,他们还邀请我去天津权健总部参观。说让我了解一下权健,产品特别好,公司特别大。”赵芳说,经不住对方再三邀请,她去天津呆了两天。“当时是去了郊区很大的工厂还有公司,地下是生产厂房无法参观,就看了地上的办公区域。去参加这个会的得有上千人。”赵芳说,开会的主要内容就是宣传权健的产品有多好,未来和公司的前景有多好。“反正会场气氛非常热闹,玩了两天也没什么。”

“之后,他们多次让我发展下线,我不愿意。我也不太信任这个权健,就想退卡。”赵芳说,此后她多次找权健工作人员提出退卡。“但对方总是推托,一会儿说请示领导,一会儿又说向天津反映,但始终没能给我退钱。”

就这样一下拖了很长时间,“后来他们的电话也打不通了,事情也不了了之。”赵芳说,最近她看新闻看到了权健被立案侦查的消息,又想起了这件事。“现在我也记不得是哪个团队带我入会员的了,希望能找到他们,把我卡里的钱能退给我。

记者探访

权健店铺没有招牌 也没有营业

赵芳的储值卡上有两个电话,但记者拨打这两个电话都已经关机。1月3日上午,记者来到经一路,百度地图显示的权健自然医学养生馆的商铺此时大门紧闭,没有任何有关权健的招牌。附近一名商铺的老板告诉记者,此前这里是权健的商铺,但这半年没见有人来。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这间商铺的房东。“我这房子正在招租,之前是权健在这里租房子,大概租了三年,2018年6月他们搬走的。”房东告诉记者,权健搬走后,去了她这间商铺的北侧。可是记者来到楼的北侧,也没看到权健的招牌。一间商铺关着卷帘门,上面贴着“门前禁止停放各种车辆”的告示,贴告示用的胶带上写着“权健服务中心3216店”。据旁边一家商铺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已经关门五六天了。

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了这家权健门店的一名工作人员。“我们这几天元旦放假,什么时候上班会告诉消费者。可以过来拿货,但是退钱办不了。”工作人员说。“我们搬过来时间不长,所以招牌还没有挂起来。”工作人员说,关于权健被立案侦查的事她并不清楚,“等我们放完假肯定会正常营业。”

3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权健官方客服电话,但每次等待一段时间后,电话里都会提示“线路正忙”。

权健(山东)分公司:正在停业整顿

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经十路的权健(山东)分公司,这里正在装修。记者走进去时被保安拦住了。“这里在装修,没有人上班。”记者询问了附近一家商铺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权健确实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几个月前还有人在这里上下班,但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一名工作人员说。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权健(山东)分公司相关负责人。“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在装修,具体什么时候再次营业,还需要等通知。”据该负责人介绍,现在济南权健的店铺基本上都不营业了。“也不是休假了,就是停业整顿,没法营业。”

“消费者如果需要退款退货,都可以联系分公司。”该负责人表示,“这些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处理的。”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袁野

首页体育